中信宏观: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中信宏观: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

8月

中信宏观: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中信宏观: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

中信宏观: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
文丨诸建芳 秦培景   美国官方宣布对华3000亿加税清单中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至12月15日,其余部分从9月1日起加征10%关税。根据3000亿加税清单估算,暂缓商品规模约占3000亿清单商品的比例为57%。我们认为,美方对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主要是因为这部分商品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高(大多在70%~90%以上),加征关税对美国消费者影响较大,而其余部分从9月1日起加征10%关税也有悖美方在日本大阪G20中美元首峰会上所作的承诺,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性好转仍有待于美方改变极限施压的错误做法。从市场策略角度看,相比之前宣布3000亿清单全部加征关税,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因此有助于夯实市场的底部,但并非中美贸易摩擦根本性的好转,而A股中期做多窗口再次打开,还需要耐心等待基本面和流动性的空间打开。    北京时间2019年8月13日晚,中美经贸代表通电话,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表示将会对3000亿商品清单中的手机、笔记本电脑、视频游戏机、部分玩具、电脑显示器以及部分鞋类和服装加征的10%的关税从9月1日延迟到12月15日。并且双方约定在未来两周内再次通话。对此,点评如下。  ▍此次暂缓征收的商品金额规模在3000亿清单中占比约为57%。  中信证券研究部宏观组此前外发的报告《3000亿加税落地影响几何?》中指出,3000亿加税清单中消费品占比较高,此次USTR暂缓征收的商品包括手机、笔记本电脑等,都是清单中排序靠前的商品。以2018年数据估算,2018年3000亿清单商品中,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实际金额为2738亿美元,根据USTR公布的暂缓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计算得出暂缓加征关税的商品2018年的金额约为1553亿美元,在整体清单中的占比约为57%。  ▍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美国给出的理由是考虑到部分商品加税对国家安全、居民健康等的负面影响,但我们认为,其主要原因是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度极高,对美国消费者负面影响较大。  根据USTR公告声明,美国主要考虑对部分产品加征关税将会对国家安全、居民健康等产生负面影响,因此考虑暂缓加税。但参考被剔除商品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金额以及美国从全球的进口金额来看,部分商品暂缓加税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对中国的进口依赖度极高。整个3000亿清单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总额约为2738亿美元,而清单商品美国从全球的进口金额约为6522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总额占全球进口总额的42%,显示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度较高。而个别暂缓加税的商品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度更高,如手机依赖度为82%,玩具84%,笔记本电脑更高达94%。  ▍3000亿其余部分从9月1日起加征10%关税仍然违背美方在日本大阪G20中美元首峰会上所作的承诺,事实上相比于6月底的状况,美国仍然扩大了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商品范围,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性好转仍有待于美方改变极限施压的错误做法。  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日公开宣布将于9月1日起对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尽管此次美国官方公告对3000亿中的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延期至12月15日,但仍然违背了6月底中美元首达成的大阪共识,即美方承诺不再对中国新的产品加征关税。  ▍从策略角度看,部分商品暂缓加征关税的情形“优于”市场预期,但并非中美贸易摩擦根本性的好转。  策略组在上周聚焦报告强调,三大预期见底会夯实市场底,其中市场对中美分歧的预期前期已经探底,本次事件对预期有改善作用。首先,中期来看,美方在贸易领域的底牌已不多,A股面临的不确定性实际在下降。其次,互加关税对美国的边际成本提升明显,贸易冲突不会失控,而本次暂缓的商品大都是美国对中国供应依赖较高,或者主要由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加工的品种。但是,本次加税清单和节奏调整是美方基于自己承受能力的主动调整,并非本轮中美贸易摩擦根本性改善。  ▍A股短期小修复,进一步夯实底部。  A股依然处于以时间换空间的战略配置期,本次事件有助于夯实市场的底部,小幅修复市场风险偏好,美股对这一事件的反应也偏正面。结构上,消费电子受到的情绪提振会比较明显。但是,因为中美分歧的不确定性依然很高,本事件也并非根本性改善,因此,A股中期做多窗口再次打开,还需要耐心等待基本面和流动性的空间打开。  ▍风险因素:  人民币贬值幅度超预期,导致外资加速流出A股;国内宏观经济数据和中报业绩显著低于预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